最新动态

宝玛与您

thomas duroux

THOMAS DUROUX

总经理
玛歌产区宝玛酒庄
我们驻足宝玛酒庄葡萄园的深处,进行了短短几分钟的畅谈,在他的眼中始终跳跃着求真务实的火花。这份真实坚定的背后是这位自2004年以来接管酒庄的人同他管理下的酒庄之间的完美和谐。

您是怎样步入葡萄的世界?

        首先,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们开始接触到了生物学。我对此兴趣浓厚。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从事与之相关的职业。之后,在16岁时,我和朋友们共同开启了人生中的第一瓶葡萄酒。我们总喜欢躲在一位朋友父亲的酒窖里,偷偷摸摸地推杯换盏。直到有一天被发现,他把我们叫到一起,并要求我们学着尽量理解所品尝的酒的内涵。那是多么令人愉快的处罚。在高中的最后一年,这两个情况的巧合自然而然地促使我参加了科学类会考,并且随后接受了农学培训以及最终的葡萄酒工艺学培训。此后一直作为技术人员的我有过数段不同的职业经历,足迹遍布法国、匈牙利、意大利、南非…… 在宝玛酒庄,我第一次有幸被委以更多的重任。我抓住了这次机会!

Erice Beaumard

       您的第一个宝玛情结是怎样的?

       这种情愫是一点一滴,潜滋暗长的,正如这里的葡萄酒。在2004年来到玛歌镇之前,我供职于一座托斯卡纳(Toscane)的名庄,奥纳亚酒庄(Ornellaia),它的红葡萄酒非常热情奔放。因此当我品尝到宝玛酒庄1990年份葡萄酒时,这款以非常浓郁的芳香和出色的持久度著称的佳酿并未给我带来特别强烈的震撼。当时的我另有一套其他模式的参照体系。在接下来的6个月时间里,我又多次有机会再度品尝到这款年份葡萄酒。缓缓地、淡定地,它的魔力开始浮出水面:多么丰富,多么精妙!我的认知模式就此发生了改变。

您是否一直关注着有机生物动力模式?

          当然不是! 和我这一代的所有葡萄酒工艺学家一样,我从未接受过侧重这方面的教育培训。我所接受的教育非常传统,非常学院派,缺乏全局性的宏观研究视角。所以,我对有机生物动力模式迟来的关注是在我来到宝玛酒庄之后才开始的。最初只是出于好奇:“瞧,这是什么?”继而采用实事求是的方法去探索其中的科学奥妙:“实验,我们走着瞧吧……”。最终得出了理性的结论:“还别说,这真行得通!”是的,在尊重葡萄园,尊重它的葡萄植株和它的环境的前提下对葡萄植株进行种植管理是完全可行的。酒庄的庄主和工作团队都从始至终地参与到了我们的实验当中。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生产模式的演变意味着巨大的挑战:它关系到我们风土的延续性持久性、我们所有工作团队的未来以及我们顾客的切身利益。

Erice Beaumard vignes
"是的,在尊重葡萄园,尊重它的葡萄植株和它的环境的前提下对葡萄植株进行种植管理是完全可行的(……)。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生产模式的演变意味着巨大的挑战:它关系到我们风土的延续性持久性、我们所有工作团队的未来以及我们顾客的切身利益
宝玛酒庄,总经理,托马斯·杜罗(THOMAS DUROUX)先生
bouteille chateau palmer

宝玛酒庄葡萄酒的这种魔力是否还会、并将一直发生效力?

          我和这些葡萄酒之间保持着一种父子般的关系。我就像是那位“可亲的族长”,它们就像我的业已离家各奔前程的孩子们,若干月若干年之后,我和孩子们重逢在某个地方,总是满怀着温情和好奇。“他们都还好吗?他们变成什么样子了?”有时候的重逢并不尽如人意,但更多时候我们的重逢是那么愉悦欢快、充满希望、意兴盎然…… 这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