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宝玛与您

最新动态

时事追踪

宝玛酒庄的气息。
我们最新的灵感与创作。
牵动着酒庄儿女及整座酒庄心跳的、生生不息的脉搏。

11.09.2018
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作品展于宝玛酒庄隆重举行
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1942年出生于法国。作为一对农民的儿子,他在Villefranche-sur-Saône附近Le Garet的自家农场中长大。

        九月——“我的父母比我更早意识到我不会接手家族的产业,我的决心和我对影像的热爱都令他们感到震惊”,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如是说。

        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1942年出生于法国。作为一对农民的儿子,他在Villefranche-sur-Saône附近Le Garet的自家农场中长大。16岁那年,他阔别故乡北上巴黎并成为了一名摄影师,摄影是他最初的爱好。数年间他周游世界捕捉镜头,起初作为摄影师后来作为导演,追踪着影像对世界的表达。然而与此同时,父母的农场和自己弃之而去的内疚都令他无法释怀,以至于在他的很多作品中都可以找到这份纠缠的情愫。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领土整治规划与地区吸引力跨部代表处(DATAR)的一次摄影任务令他有幸再次回到故乡。同时为数家出版方提供照片的工作性质使他得以拍摄下其他不同地区的农人风貌。乡间世界成为了他的第二个钟情之处,也是他特别偏爱的主题。

        随着他的著作《加莱农场(La Ferme du Garet)》于1995年出版,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开启了与故土、故乡相关的这一独特纽带的探索之路。于是他着手在接下来的十几年跨度里,将二十一世纪初的法国山区乡村生活录制成影片。由此诞生了他的三部曲作品《农民剪影(Profils Paysans)》,包含三个记录长片: 近距离(L’approche) (2000年), 日常生活(Le quotidien) (2005年), 现代生活(La vie moderne) (2008年)。与此同时,摄影师始终没有停止过通过手中的镜头——黑白镜头亦或是彩色镜头——去捕捉这世间的点滴片段。

        在宝玛酒庄隆重推出的展览承蒙Magnum Photos图片社通力合作,以2008年秋出版的同名摄影集为蓝本,向世人一展大师于1960年至2007年间拍摄下的众多影像资料的风采,真实再现镜头下的这段漫长旅程。本次展览将引领我们身临其境地体会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对于农人风土的深厚眷恋。

       雷蒙·德巴东(Raymond Depardon)作品展“农民的土地”的观展活动仅限于宝玛酒庄参观环节,展出时间为2018年9月11日至12月21日。展出时长2h30 – 70€ - 电子邮件预约订票:chateau-palmer@chateau-palmer.com

 

Gilberte 与 Abel Jean Roy夫妇,  上索恩省Servance区, 2005年 © 雷蒙·德巴东( Raymond Depardon )拍摄 / MagnumPhotos图片社

Marcel Privat先生, 洛泽尔省 Le Villaret区, 2000年 ©  雷蒙·德巴东( Raymond Depardon )拍摄 / MagnumPhotos图片社

点击阅读
05.09.2018
“美国品种”
2018年9月,葡萄采摘的脚步近了,绿藤中的工作已接近尾声。葡萄种植的这段漫长时期包含三项不同的工作:疏叶、拢枝和剪枝。

        2018年9月,葡萄采摘的脚步近了,绿藤中的工作已接近尾声。葡萄种植的这段漫长时期包含三项不同的工作:疏叶、拢枝和剪枝。剪枝工艺旨在去除葡萄藤主蔓上直接滋生出的不结果细枝。葡萄藤因而得以将能量浓缩于那些即将孕育葡萄果实的结果母枝。剪枝工作贯穿了葡萄生长的整个时期。但夏末进行的剪枝形式独特,与众不同。
“我们清理美国品种。”葡萄农们这样形容最后的这次形式独特的剪枝工作。这个幽默的表达方式背后隐藏着一段有趣的史话……

        酿酒葡萄(Vitis Vinifera)。这是欧洲历史上培育的主要葡萄类别,囊括了几个知名的葡萄品种,比如赤霞珠或梅乐。直到十九世纪它都是“原生植物”,也就是说拥有自己本身的根系体系。这一葡萄品种的抵抗力堪称所向无敌。无敌……除了那场世纪之灾。人们将那场灾害的始作俑者称作根瘤蚜。这种微小的蚜虫叮蚀葡萄株的根部,进而引发赘生物的滋生以及汁液循环的堵塞。葡萄株最终走向死亡。自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这一入侵者毁灭了法国乃至欧洲的众多葡萄园。

        关于这种蚜虫在我们的土地上肆虐蔓延的缘起存在着几种不同版本的理论分析。
        其中最普遍的理论是“新世界说”。十九世纪全球经济飞速发展,跨大西洋贸易活动的增多和穿越大洋时间的缩短是根瘤蚜传播到欧洲的起因,这种蚜虫在此前并不为我们所知。

        与之相反,另一个更广为流传的有机生物动力范畴的理论则认为,这种蚜虫一直以来就是存在的,只是酿酒葡萄(Vitis Vinifera)的植株丧失了其自身固有的抵抗力。在诸多诱因中尤为突出的当属葡萄种植的合理化改革、葡萄品种多样化的匮乏、扦插工艺的大面积推广应用。

        为实现欧洲本土葡萄园的更新改良,葡萄种植者们想到了采用一项已经在果树栽培中普遍采用的工艺:嫁接。于是由酿酒葡萄(Vitis Vinifera)发展演化出的几个葡萄品种被嫁接于自美国引进的葡萄(Vitis )之上,这些美国品种,比如Vitis Rupestris 或 Vitis Berlandieri ,都是具有耐蚜虫性的葡萄品种。

        “清理美国品种”意指剪掉在砧木上长出的不结果细枝,也就是葡萄藤中属于“美国品种”的部分,并由此规避“嫁接”的排斥现象。这项在整个葡萄园中广泛开展的特殊剪枝工作是一项长期而精细的任务。完成这项任务的平均工作进度是每人每小时600株葡萄。直至葡萄采摘都可谓任重道远……

点击阅读
20.07.2018
葡萄株的记忆
经过了非常多雨的五个月,阳光重又灿烂起来,葡萄园里男男女女的葡萄农在一片绿意中忙碌起来:剪枝、梳枝和拢枝。

        2018年7月 – 经过了非常多雨的五个月,阳光重又灿烂起来,葡萄园里男男女女的葡萄农在一片绿意中忙碌起来:剪枝、梳枝和拢枝。
        在某些地块上,两棵相邻葡萄株间的细枝被搭设成“拱桥”。这一被称为编结枝蔓的技术被使用于诸如Brauzes 高地上的一些地块当中。

        编结枝蔓是一项看起来对葡萄株大有裨益的人工管理手段。

         在自然状态下,一棵葡萄株的生长和发育成熟都需要其他植株的相互扶持。通过编结枝蔓,我们使葡萄株建立起了一种益于其生长的群落联系、一种植株间彼此交融的形式。为了正确运用这一田间管理手段,第一步需要做的是静待葡萄株的枝蔓发生弯曲。这时我们不再对其进行修剪,而是小心翼翼地将同一行列中两棵相邻葡萄株的细枝进行交织编结。很快,葡萄藤上的卷须就会相互缠绕起来,两棵葡萄株的藤蔓也就连在了一起。它们的交融就这样水到渠成。

        不再对葡萄株进行修剪同时也有助于保留枝蔓末端的形态。

        枝蔓末端位于植物的最顶端。对于一株植物而言,它既是记忆和灵敏度的载体,又是其所在枝蔓组织形成的载体。它看起来就如葡萄株具有思维能力的头脑。将一个年份中各种环境条件因素尽收脑海的枝蔓末端,源源不断地把这些信息传递给植株以守护其所在枝蔓,进而保护由此孕育出的葡萄果实。

         经过数年的实验积累,我们终于观测到了细枝搭桥手段的运用实施对植株供水管理的优化作用。同时由于不再对葡萄株进行末端修剪,搭桥措施也遏制了赘生小枝的滋长。在象今年六月经历过的这种潮湿阶段,这一技术手段有助于(在经过剪枝后)获得更为理想的果实透气性,从而有利于果实的干燥以及日后可以获得充分的光照。

        葡萄植株就是这样继续着同外部干扰因素的斗争、对供水压力的管理,以及不同植株之间的交汇融合,在这个过程中它们的根系及叶面都得到了发展壮大。这一田间管理模式与葡萄植株的自然生长模式更为相似。其重中之重,是获得品质卓越的果实和葡萄株末端承载的满满记忆……

点击阅读
19.04.2018
Nathalie Rodach的“造化之源”
如何再现那些我们的眼睛难以捕捉的生命律动轨迹?

        2018年4月 - 如何再现那些我们的眼睛难以捕捉的生命律动轨迹?

        造型艺术家Nathalie Rodach在波尔多地区的三个地点推出其“造化之源”主题系列艺术展,以此作为对这一本源性命题的探索。她将通过本次展出为世人渐次打开一幅长卷,一个长久以来蛰伏隐匿的无形世界将在三个不同的时光坐标下呈现于世人的眼前:未来、现在和过往。

        宝玛酒庄的未来。
        Nathalie Rodach 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无形的世界和流动的血液。她以造化之源这一概念为灵感的起点对生命进行拷问,作为生命起源的这股清流源于水和矿盐、汇于根系、滋润植株,为葡萄带去生命的原动力。
       为了捕捉这股生机动力,Nathalie Rodach在宝玛酒庄的葡萄园中徘徊往复,以求更加真切地沉浸其中,静心倾听这片土地的诉说。在刚刚过去的二月份,艺术家将天然红色素在葡萄园中播撒出总长达一公里的阡陌,纵横交汇处是酒庄的酒窖。当我们的目光从上空的主视角投射下来,这一生命起源的脉络便跃然眼前。在Nathalie Rodach 的视觉创意下,这些交织的脉络距离我们越近便越是难以察觉。在宝玛酒庄内一朝开启的这幅画卷旋即又被轻轻合上,但那些勾勒出谜之未来主线轮廓的神来之笔皆被收录于珍贵的视频影像之中。这些影像资料将于Arrêt sur l’Image 画廊对外展示。

        本次艺术展之现在环节的展出地点仍为Arrêt sur l’Image画廊,展出形式为一幅长卷,其画面结合了留白之洁白与生命之殷红。这幅长卷由180帧画面组成,每幅画面反应的是一个瞬间、一个凝固的现在、一段真实存在的印记的现实缩影。生命的律动贯穿Nathalie Rodach的全部作品及素材。这些笔触、这些生命的线条,被她赋予了鲜活的生命力。

       过往环节的展出地点为波尔多的另一座展出场馆:波尔多装饰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add-bordeaux)。在这座展览馆的庭院中,Nathalie Rodach令玻璃化石一展风华。这些化石中承载着消逝已久的、由熔岩或记忆凝结而成的生命遗迹。透过这些凝固的、黑白红三色穿梭其间的时空碎片,我们是否可以在脑海中破解其生命的密码,还原其本来的面目?

        现在环节的展览及未来环节的演绎将于2018年5月17日至7月13日在Arrêt sur l’Image画廊隆重推出(更多资讯,敬请关注:http://www.arretsurlimage.com)。过往环节的展出时间为2018年5月17日至9月17日,展出地点为波尔多装饰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add-bordeaux)(更多资讯,敬请关注:www.madd-bordeaux.fr)


点击阅读
12.04.2018
Ernest Pignon-Ernest“瞬间永驻的记忆”
在罗马、奥斯蒂和那不勒斯的墙壁上,张贴着Pier Paolo Pasolini双手托起自己躯体的画像,这些城市正是这位作家、导演曾经生活和逝去的地方。

        在罗马、奥斯蒂和那不勒斯的墙壁上,张贴着Pier Paolo Pasolini双手托起自己躯体的画像,这些城市正是这位作家、导演曾经生活和逝去的地方。在布勒斯特的码头,一名男子的形象如同被缚在十字架上般嵌于壁上,以致敬Jean Genet于1947年发表的一部小说……

        作为一位知名画家,Ernest Pignon-Ernest的作品大多脱胎于其本人的阅读体验,他也始终坚持将灵感的源头作为画作的归宿,其每幅作品的安放之处亦是一段背景故事的回响之所。这位人们眼中全情投入而低调内敛的艺术家,在某些特定地点为真正的艺术作品打造出一席之地,令匆匆邂逅的过客在不期然间重新审视身处的一个街区、一条小巷、一处所在,从而赋予这些地点以历史与政治的全新视角。这些作品伴着城市的节拍诞生、存在和消亡,向世人昭示着这里的神圣特质。

        “我的绘画灵感来源于对实地空间特征的分析及对其历史价值的更具象征意义的探究”。
        “实地处所即创作主题”。

        其作品稍纵即逝、昙花一现的特征及其注定的消亡正是Ernest Pignon-Ernest的意图所在:“脆弱性是我的工作元素之一”。

        将作品摄入影像,从而为其艺术创作之旅保留下一段连续的轨迹,亦是这位艺术家的独特表现手法。在Lelong & Co.画廊的大力协作下,宝玛酒庄推出了包含29件以Ernest Pignon-Ernest作品为主题的摄影展,将这一独特而前卫的艺术呈现于世人面前。一如无处不在的“文字游戏”,本次展览将带我们从罗马经那不勒斯、巴黎、布勒斯特,到于泽斯特,在存在与缺失之间、在倾诉与缄默之间、在诗意与承诺之间、在昙花一现与念念不忘之间流连忘返……

        作为宝玛酒庄参观环节之一的“瞬间永驻的记忆”主题展览将于2018年5月5日至2018年8月31日期间隆重推出。参观预约敬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ateau-palmer@chateau-palmer.com

        配文:Rimbaud,巴黎 1978

点击阅读
10.04.2018
河流的影响
我们常说“最上乘的风土在水一方”。汇集加龙河与多尔多涅河的吉伦特三角湾拯救了这片风土。

        我们常说“最上乘的风土在水一方”。汇集加龙河与多尔多涅河的吉伦特三角湾拯救了这片风土。

        在严重缺水以及气温特别温和的二、三月之后,我们等待着植物性生长的提前开始。自三月底至四月份上半个月的期间,葡萄藤在最佳条件下逐步萌芽。
        不幸的是,波尔多地区在4月27和28日的夜晚遭受到一场罕见高强度霜冻的袭击。宝玛酒庄葡萄园地处最接近河流沿岸的砾石丘地上,受益于河流这一真正的温度调节者的作用,葡萄植株受到了关键性保护,仅少量西部距离河流最远的部分地块受到霜冻困扰。

        5月末出色的气候条件令随后而至的开花期顺利进行,预示着较好的收成。春季特别干燥的天气一致持续至6月底。夏季伊始的多场降雨令人们不再担忧,平静安然地度过夏季,但葡萄藤植物性生长的终止时间终因降雨略有推迟。8月初在较好的气候条件下葡萄进入果实转色期。
        9月份的降雨加快了葡萄皮的成熟,我们得以在20日提早进入了葡萄采摘期。我们最先采摘的是品质非常出色的梅洛葡萄,随后采收了赤霞珠和小味尔多葡萄。葡萄采摘工作最终于9月29日结束。

        结合该年份的自身特色、及酒庄尊重风土的葡萄园种植管理方式的成果,自葡萄酒酿造伊始,我们就对酒庄各地块葡萄酒所展现的各风土特质有相当清晰的了解。因而,在自流汁之后至苹果酸乳酸发酵之前,我们就已完成了宝玛知己和宝玛酒庄葡萄酒的大部分葡萄酒调配工作,这种情况只此一例。

        2017年份的宝玛酒庄的葡萄酒具有精准的特色,无任何过度的现象。酒庄葡萄酒拥有传统的平衡,温柔的单宁和深邃的香芬,预示着其出色的陈年潜力。

点击阅读
10.04.2018
由Einar Scheving 四重奏乐队倾情演绎2017年份宝玛酒庄葡萄酒
2018年3月30日晚8点,酒庄仿佛在漆黑的夜色里沉入睡梦中。但与此同时,橡木桶酒窖内却灯火辉煌,洋溢着音乐与节日的欢快氛围。

        2018年3月30日晚8点,酒庄仿佛在漆黑的夜色里沉入睡梦中。但与此同时,橡木桶酒窖内却灯火辉煌,洋溢着音乐与节日的欢快氛围。第九届倾听宝玛音乐会即将开始……

        音乐家们在观众的掌声中步入舞台,热烈的气氛令周边地块中的砾石都与之共鸣。Einar Scheving四重奏乐队的爵士音乐家们在此庆祝2017年份葡萄酒的诞生。在九十分钟的音乐会演奏时间内,观众陶醉其中,在音乐引领下畅游于冰岛与宝玛酒庄之间。冰岛的北国风情、橡木桶散发的木香和新年份葡萄酒特有的香氛在炼金术般的迷人音乐中融为一体,缔造出了一段回味无穷的时刻!

        音乐会结束,茉莉大酒窖重又恢复宁静。音乐家们精准演绎了酒庄两款葡萄酒:宝玛知己和宝玛酒庄葡萄酒。在以聆听的方式欣赏了这两款酒后,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品尝它们了,期酒周即将拉开帷幕……

        这场由Einar Scheving四重奏乐队演绎的第九届倾听宝玛音乐会于2018年4月6日在TSF Jazz重播,并将于5月10日16:05在RUV Radio重播。可直接前往酒庄网页hear-palmer.com收听该音乐会。

点击阅读
22.03.2018
2017年份酒第一次品鉴记录
2017年葡萄采摘结束至今已过去了5个月,11月初葡萄酒已装入橡木桶,在酒庄历史悠久的Marronniers酒窖内,葡萄酒进入陈酿期。

       2018年3月——2017年葡萄采摘结束至今已过去了5个月,11月初葡萄酒已装入橡木桶,在酒庄历史悠久的Marronniers酒窖内,葡萄酒进入陈酿期。在装入橡木桶的最初几个月间,我们会对不同批次的葡萄酒进行有规律的品鉴,以便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一年份,确认这些酒是否可以用于宝玛酒庄葡萄酒或是宝玛知己的葡萄酒调配之中。
        每个地块都是独一无二。因此,风土可有各种不同的表现。葡萄酒调配是一项极为复杂的工作,在分析与体验中寻求精准,在严谨和情感中寻求平衡。通常需要5到6次的品鉴才能够制定出我们两款葡萄酒的最终调配方案,进而通过这些酒展现酒庄风土的各样风情。

       但这一年,部分批次的葡萄酒在其酒精发酵结束时已展现出全部特质,我们可相当细致地品味其个性、特质与丰厚的特色,据此我们可预测这些酒的用途:部分酒可用于宝玛知己,而另一部分可用于宝玛酒庄葡萄酒的调配。因此,我们能够在这些酒被装入橡木桶前提早对其“预先调配”。而另一些葡萄酒尚显神秘、内敛,需要时间、耐心与多次的品鉴,令其成长完成,从而得到欣赏,获得提炼升华,显而易见,这正是能够入选我们酒庄两款葡萄酒所需的特质。

       至此经由酒庄技术人员确认后,宝玛酒庄葡萄酒和宝玛知己葡萄酒的调配方案最终确定,一切就绪,这些酒可装入橡木桶进行陈酿,直至2019年夏季的装瓶。

        在几周后,宝玛酒庄和宝玛知己2017年份酒将在期酒周介绍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业界人士。但自2009年以来,每年我们都会在品鉴之前先聆听该年份的葡萄酒……让我们相约3月31日,通过 hear-palmer.com ,了解对2017年份葡萄酒的诠释演绎!

点击阅读
22.01.2018
剪枝,一项匠心独运的精细工作
隆冬时节,负责葡萄种植的男女工人仍然一如既往地在葡萄园中往来忙碌着。

        2018年1月 - 隆冬时节,负责葡萄种植的男女工人仍然一如既往地在葡萄园中往来忙碌着。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在每一棵葡萄株前驻足并对藤蔓进行修剪。这无疑是最为精细的工作之一,因为它直接关系到日后葡萄采摘情况的优劣。

        葡萄植株是一种如盆栽般需要时刻注意保持形态的藤本植物。剪枝不啻于一项建筑师的工作,每次下剪都应当落在最适宜修剪的部位,唯如此方可确保来年的出产情况和葡萄株的寿命——有时葡萄株的寿命可达百年。

        2017年11月30日,宝玛酒庄的剪枝工作展开了。 这一年的秋末非常多雨,致使剪枝工作愈发困难。首批接受修剪的是梅洛葡萄当中最为健壮的那些葡萄株,因为这一品种的葡萄株对于各类果木病害的敏感程度最低。接下来修剪的是需要更多关照的地块上的梅洛葡萄植株,最后是株龄最小的葡萄株。这一分级分批修剪的方式有助于不同状况的葡萄株能够步调一致地进入抽芽期。至于更为敏感的赤霞珠,其剪枝工作则相对较晚,将于冬末方可进行。

        所有葡萄株的剪枝工作均采用双居由(Guyot double)剪枝法,即主干的每侧留一条结果母枝,以及必要时另留一条短枝作为来年剪枝时的结果母枝,以此调控葡萄株的生长状况。这一工作为控制每棵葡萄株的果实产量及侧重提高葡萄果实的质量提供了保证。Poussard法则在这里也得到了运用,其意图在于顺应汁液的流动走向。剪掉的蔓枝随后被碾碎并回收,以用于生产复合肥料。它们将以肥料的形式重返故地,为孕育它们的葡萄植株提供养料。

        剪枝是一项非常精细的工作,整个冬季,葡萄种植工们都殚精竭虑地专注于此。这段精心打理的过程是梦开始的地方,下一款年份酒由此点亮了最初的生命之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