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宝玛与您

卡罗尔.梅里德斯(Carole Meredith)

加利福尼亚大学名誉教授兼葡萄种植酿造者
纳帕谷(Napa Valley)
她向世人揭开了几个主要葡萄品种的起源。在将近23年的时间里,这位美国研究者一直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葡萄种植与葡萄酒酿造学学院潜心研究并成功地科学论证了众多葡萄品种的物种起源,包括赤霞珠、西拉、霞多丽、佳美、阿丽哥特……

        今天,她和先生联手,以传统的方式和注重环保责任担当的姿态齐心协力地经营着他们位于纳帕谷(Napa Valley)的腊梅酒庄(Lagier Meredith)。一段在科学观与经验论之间的探索之旅……

怎样的契机引导您步入基因学研究的领域?

        孩提时代,我就对各种植物倍感兴趣。后来我获得了生物学的大学文凭。在并没有什么特定职业规划的情形下,我开始供职于一家苗木培育机构。花卉的极端多样性令我迷恋不已,比如矮牵牛亦或金盏花。于是我决定进行硕士学历的深造以成为一名育种专家。在进行了数周学习之后,我便意识到更为适合我的当属基因学。我的基因研究对象起初是番茄、玉米、棉花、豆芽等,后来便过渡到葡萄品种……

葡萄品种溯源研究是如何进行的?

        首先,需要识别这些品种的亲代。在这一探索过程中,研究者可以立足于现代基因学的发展成果,特别是,DNA片段的理论。1997年,我们可以在这些理论成果的基础上论证了赤霞珠确系源自品丽珠和长相思的杂交。因此,这一葡萄品种必然产自同时兼有这两种亲代的地理区域:法国西南部。从同一分析思路出发,可以判断赤霞珠的出现必然晚于作为其“父系”和“母系”的亲代的出现时间。

您为何会转行成为葡萄种植酿造者?

        在这一抉择上没有任何的预先筹谋。1986年,我们迫于我先生的某些职业需要迁居到纳帕谷(Napa Valley)。于是我们购买了一块维德山(Mount Veeder)产区的土地,这里坐拥迷人的美景和一栋小型的住宅房屋。但是却没有一棵葡萄株。为了满足我们的个人饮用需求,我们决定种植西拉葡萄。属于我们自己的第一款年份酒在1998年诞生了。它在我们的亲朋好友间获得了一定的成功。这份惊喜足以激励我们去投身开启我们自产葡萄酒的营销之路,自此,我们告别了各自原有的工作岗位专心于厮。

«作为非常传统的管理方式的奉行者,我们坚持不诉诸任何科技工艺手段。同理,我们倾向于对葡萄园进行理性管理。比如杜绝使用除草剂。事实上,对自然界的观察和日积月累的经验引导我们在日常管理工作中自力更生地完成所有必要的工作任务。»

卡罗尔.梅里德斯(Carole Meredith), 加利福尼亚大学名誉教授兼葡萄种植酿造者, 纳帕谷(Napa Valley)

您的研究是否对您的酒庄管理工作有所帮助呢?

        其实并不尽然。我的学术研究的确有助于我更好地理解土地和酿酒窖中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它们并不会对葡萄种植管理带来真正的影响。作为非常传统的管理方式的奉行者,我们坚持不诉诸任何科技工艺手段。同理,我们倾向于对葡萄园进行理性管理。比如杜绝使用除草剂。事实上,对自然界的观察和日积月累的经验引导我们在日常管理工作中自力更生地完成所有必要的工作任务。我们希望亲力亲为地打理我们的葡萄株。这一点使我们必须对发展规模作出控制。因此,酒庄的一大部分一直是种植着杉树和橡树的林地。置身于丰盈的自然怀抱于我们而言是一件赏心乐事。
 

这与宝玛酒庄的情形有一点相似……

        我有几次不同的机会得以领略到宝玛酒庄葡萄酒的风采。每一次简单的品鉴,都无一例外地令这座玛歌产区名庄的风貌浮现在我的眼前:可以肯定地讲,那是一片和我们的酒庄截然不同的独特风土……